静物写生

这是我在画室的最后一张习作,也是进入画室后的第一张静物写生。其实直到6月中旬离开画室的时候,这张习作都还没完成,只画成下面这个样子:

火龙果上的细节还是请老师帮忙画的。衬布和玻璃杯都不知该如何下笔,尤其不知该如何在体现玻璃杯结构的同时又能体现其透明材质。但是就这样空着的话那画面也实在太苍白失衡,太没诚意了。

后来一直忙,也没来得及继续琢磨这幅画,就这样间断了三个月。然而下周就要去日本留学了,我也懒得把架上绘画的这堆东西都带着,便决定抽时间尽量完成这幅画。于是最后画成这个样子:

我觉得我尽力了……最后我用纸笔塑造了一下玻璃杯的质感,并且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想法给衬布加上了阴影,给桌面加上了一些变化。至于瓦罐表面的材质高光,我直接放弃了。这张写生怕是超出了我当前的绘画能力。

几何体素描

好久没画几何体了,再复习一下。

貌似立方体的明暗交界线画歪了。

给圆柱体打形的时候我纠结了好一会儿,因为我拿不准下图中蓝色和红色的辅助线到底哪根更长。

我的第一想法是蓝色辅助线离视点更远,似乎应该更短;但红色辅助线离视中线更近,且两条线与视线之间的夹角较小,从这个角度说应该是蓝线比红线长。

用公式推导实在是太麻烦(我还真尝试了一下,参数太多了),还好我们有3D技术。是时候让Blender上场。

从上图可见,蓝线应该比红线更长。

静物素描,2017年4月30日

感觉临摹水果比临摹瓶瓶罐罐爽多了,因为水果的结构比起瓶瓶罐罐之类的规则物体要求似乎更不严谨,画歪一些也完全不碍事。所以画这幅画的时候感觉还挺愉快的。这幅习作也受到了老师的表扬,说我的线条变得放松流畅了。

不过后来静物写生的时候却感觉水果蔬菜什么的最难画好。虽说画水果对结构要求没那么精准,但还是要大致符合透视和空间的原则。可水果本身的结构是不规则的,表面往往凹凸不平,而且一些蔬果细节众多,很容易在画凹凸和细节的时候迷失了对透视原则和三大面五大调的把握。大白菜和火龙果就让我知道了什么叫无从下笔(以后会放出我那大白菜和火龙果练习 😆 )。在这一点上我对这幅习作的灯笼椒倒还算比较满意。

其次是画水果的时候要自己想象构造内部结构线,这一点比几何体和瓶瓶罐罐要难很多,感觉有点考验画手对结构的理解和经验。对于像苹果和梨子这种现实中表面一般很光滑或者的水果,在结构素描中也要根据内部结构线刻意营造其凹凸感。其实我不是特别理解为何要这么做,不过感觉这样水果确实更立体饱满了,让我想起了在网上看过的一个关于素描的观点——宁方勿圆。内部结构线也确实是进一步铺调子的基础。其实说不定这对于以后我搞3D建模还会挺有用。

静物素描,2017年4月30日

一个不小心,瓶口有点画走形了。还好静物素描对结构的要求没有几何体那么严谨,因为可以靠细节给画面加分。然而几何体就只有两个要素——结构和调子;而几何体的结构,用老师的话说:“两毫米就可以改变物体给人的高矮胖瘦观感。”几何体素描如果有细节的话那就是在衬布上,可是衬布细节要是塑造太多又会抢了几何体的主体地位。

最近瓶瓶罐罐什么的估计会画上一些日子。

参加画室后画的第一张静物

杯身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强透视的圆柱。把手的结构感觉真是难画。一开始按照老师的讲解用长方体去解析,在把手转折处解析得非常困惑。尤其是从只能看到外侧的部分向只能看到内侧的部分过渡的地方,很难将这个转折交待正确清楚。

后来老师做了一下示范(见画面左上角,被擦掉了一半)。还是像刚进画室头两节课那样,画透视——先定好透视的灭点,然后让把手的结构线对准灭点。在转折的地方如果感到解析困难,可以把背后看不到的结构线也画出来,这样就能知道把手内侧的边缘线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伸出来。这下我才深刻体会到了把背后看不见的结构线也画出来的真正作用!

最后从几何体还原的时候,我将把手画成了全是弧线,没有一点棱角和直线,始终感觉怪怪的(可惜没拍下来)。老师说我还原过度了……这个把手的画法应该是方中带圆。于是擦了重画……现在看来,感觉这样的确会让杯子显得更饱满有力一些。有一点想伸手握住把手的欲望:-D

接着是画水壶,可是又卡在把手了……看来我得再次回到Blender中,解析观察一下把手的3D结构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