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电玩展2018(多图)

虽说我是个老玩家,进入游戏行业也有几年了,但从未参加过游戏展会。在国内那么多年也没参加过 China Joy 。不过来到东京将近一年之后,托公司的福,竟第一次有机会参加游戏展——而且还是全球游戏行业知名游戏展东京电玩展(Tokyo Game Show)。

公司为我买的门票

这次展会最让我开心的是很多知名老牌日系厂商都有出展。像卡普空、万代南梦宫和史克威尔艾尼克斯这些一线日本大厂就自不必说,连 Falcom 和工画堂这两个我很喜欢的虽然已不活跃但却是 “百年老店” 的小厂商也有参展。

卡普空的展位

因此我也得以试玩到很多小时候就玩过或是虽没玩过但时常耳闻的经典作品系列,这让我非常期待。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日本游戏是 Falcom 的《双星物语》,可是 Falcom 的更为经典的轨迹系列却一直没玩过,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于是当我看见 Falcom 的展台时恨不得马上就奔过去玩一把。

Falcom 的展台

不过知名厂商的经典作品基本都是很有人气的,想要试玩都得排队等上很久。再加上人气作品实在不少,所以根本体验不完。托公司的福我还是在人数相对较少的商务日入场的。但想试玩像轨迹系列和《生化危机》这样的人气作品的话,仍然要排队等上40多分钟甚至一个多小时,然后才能试玩15分钟左右。真是难以想象玩家开放日的盛况。

万代南梦宫《皇牌空战7:未知空域》的试玩队伍。第二天一开始我还想再试玩一次,队伍却变成要等1小时了,只好放弃。

说起排队,有一个有趣的现象:PS4 的队伍一定比 Xbox 的队伍长。有的游戏比如《生化危机2重制版》和《鬼泣5》会安排一条 PS4 的试玩队伍和一条 Xbox 的试玩队伍。PS4 的队伍往往要比 Xbox 多等20多分钟,Xbox 队伍看上去欧美人也会多一点。看来 Xbox 在日本的市场占有率果然还是不如 PS 啊。

像 China Joy 和东京电玩展这样的大型游戏展自然是少不了 Show Girl 和 Coser 的。我没有参加过 China Joy 所以不好做比较。但是之前的媒体报道让我感觉 China Joy 似乎总是以“卖肉”为主。东京电玩展当然也有漂亮的 Show Girl 和 Coser ,但是感觉基本都中规中矩,而且从数量和受关注的程度上讲,她们相对于出展的游戏来讲真的只是一点都不喧宾夺主的配角。

听说有人想一睹东京电玩展 coser 的美貌?
开玩笑。漂亮小姐姐还是 coser 的主流。这是我同事的“老婆”,《少女前线》的角色。

以上都是商业游戏所在的主展馆的体验。独立游戏所在的副展馆就完全是另一番体验了。副展馆没有 Show Girl,人数也比主展馆少了很多。不过可能因为周边售卖和 VR 区也在副展馆,和独立游戏区连在一起,很多人就会顺便到独立游戏区也看一下,所以独立游戏区的来者也是络绎不绝。独立游戏区的作品虽然在美术画面上大多无法达到商业游戏区出展作品的高度,很难从外观上立即吸引玩家的眼球,但其实玩进去能感受到作者独特的想法,甚至有一些有趣的点子。

这是同事在独立游戏区拍的。我并没有试玩这个作品,但据同事描述,这并不是电脑游戏,而是作者自己做的游戏机。

另外,独立游戏区也正因为不像商业游戏区那样人满为患,所以试玩也不会计时,你可以尽情地玩,并且和作者面对面地深入交流。我有幸和2018 indiePlay 中国独立游戏大赛最佳音乐音效入围作品《不可思议之梦蝶》的制作人李喆聊了半个多小时,彼此聊了一下对游戏行业当前的困境和未来的希望。说起来这次东京电玩展无论商业游戏区还是独立游戏区都有好些来自中国的作品参展,实实在在地让人感受到了中国游戏制作水平的成长。

东京电玩展还有一个特色是有很大一片专门为学校设置的展区。出展的大部分是设置有游戏专业的专门学校,不过也有大学出展。记得有一所大学展出了他们制作的 VR 驾驶系统。我想院校对游戏产业的这种参与程度应该是中国所缺乏的。

学校作品展区

 

接下来简单写一下我这次在展会上的试玩体验。

《闪之轨迹4》

虽然我知道轨迹系列应该早就3D化了,而且 Falcom 的渲染技术肯定也称不上特别厉害,但是真正近距离看到游戏画面时还是挺赞叹的。虽然我仍然不知道轨迹系列的世界观到底是什么,但我蛮喜欢《闪之轨迹4》这种 3D 二次元的画面表现。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几乎从没用这么大的屏幕玩过 3D 二次元游戏。

排队等试玩的时候,同事一直说他不喜欢回合制战斗。我本以为如今的自己可能也不再适应回合制这种慢节奏机制,也不想在战斗中做那么多的选择了,但实际试玩过后感觉还是意外地喜欢玩。印象尤其深的是,有时角色攻击完成之后,会突然出现几个补刀的选项,类似 QTE,但玩家只能几秒钟之内在几种补刀选项中做出选择,错过时机的话也就失去了补刀机会。

《皇牌空战7:未知空域》

小学的时候曾经被 PS1 上常玩的一款空战游戏吸引。现在回想起来那很可能就是皇牌空战。之后时常看见皇牌空战的视频,甚至把《皇牌空战:突击地平线》的通关视频和过场动画从头到尾看完了,可就是从来没玩过。如果要将我知道的游戏当中没玩过但又想玩的游戏排个序,皇牌空战系列绝对在前三名。我非常喜欢在游戏中在蓝天翱翔的感觉,同时又很喜欢这个系列热血的故事和配乐。

这次试玩果然是没让我失望。从任务简报,到装配战机,及至进入关卡飞行战斗,热血的配乐一直伴随着。再加上飞行手感非常顺畅,玩着玩着心绪很容易入戏燃起来。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我可能没有很好地理解任务目标,貌似击落了友机……另外就是真正玩起来之后舱内视角似乎没有我期待中的那么真实,正面给我感觉就纯粹只是一张贴图而已。

因为玩家用的屏幕上贴着禁止拍照(其实是不让近距离拍屏幕)的提示,所以这里对屏幕做了模糊处理。
《鬼泣5》

鬼泣系列也是我早有耳闻,并且看了很多视频,但却一直没玩过的大作。《鬼泣5》有点让我眼前一亮的是背景似乎设在了现代,我在宣传片里还看到了现代军队抵抗恶魔但是被吊打的片段。这与之前几作有些神秘的世界观有点不一样。

作为一款经典动作游戏,鬼泣的打击感和手感确实还是很棒的。攻击方式也很多样化,但是开启了自动辅助后的操作倒也没有很复杂。

在《鬼泣5》的 Xbox 队伍排了将近一小时。

试玩的时候可能我玩得太悠闲了,一路走一路欣赏路上被烧成炭的人类躯体定格在死前逃生动作的末日场景,感觉旁边的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提醒我要往某条路走。

尼禄的右手竟戴带着和洛克人用的一样的枪在射射射。 真的跟洛克人用的一模一样——蓝色小酒桶。
《生化危机2重制版》

作为当年将生化3通关了30多遍,生化2也通关了好几遍的玩家,生化系列的试玩也是不能错过的。重制版的画质自然是不用说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角色皮肤与衣服上的汗渍和污迹都渲染得清清楚楚,非常真实。可惜无法对着屏幕拍照,所以这里也无法分享出照片。

生化危机的试玩区可能是最有特色的,设置在被丧尸袭击过的昏暗的浣熊市警察局里。从外面看还以为这是个鬼屋体验项目。

不过重制版和原版的不同并不仅仅在于画质。重制版的游戏方式变成了可360度自由旋转的第三人称射击再加上解密,不同于原版的固定视角。重制版里很多剧情细节也跟原版不一样了,里昂进入警局后遇到的第一个(好像也是唯一一个)活着的同事后,有了比原版更多的对话。不过原版里面那个同事对里昂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并感觉特悲凉的话:“对不起,看起来你的迎新派对不得不取消了。”重制版里这句话却没了,让我感觉有点小遗憾。

进入“浣熊市警察局”之后的生化危机试玩区是这样的,感觉好像牢房一样。因为空间狭窄,所以也无法拍到玩家和屏幕。本来还特地征得了工作人员的同意大致拍了一张,结果手抖拍成了这样。

因为原版的年代太久远,所有的谜题和路线都被我忘光了,所以进警局后我半天都没找到路。这回我只好主动求助工作人员,问路线该怎么走。

《死或生6》

这又是一个我听闻多年但从未玩过的大作。但意外的是光荣公司的展区并没有排很长的队伍(不知道玩家开放日那两天如何)。我在《死或生6》的队伍就只排了5分钟左右。在 PS4 和 PC 之间我选择了 PC。轮到我试玩的时候,工作人员又让我选择是用手柄,还是用一个街机摇杆键盘一样的输入设备。我选择了手柄。

光荣公司的展区

之前一直以为死或生系列有很多18禁内容,就连游戏开始之前都会询问是否屏蔽暴力之类的成人内容。然而我选择不屏蔽之后,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不过打击感真的是非常棒,拳拳到肉,角色挥汗如雨的皮肤渲染得淋漓尽致又恰到好处,不会让我感觉高光太亮。原本我有点担心自己会不适应一款从没玩过的格斗游戏的操作,但选了普通难度后还是打得很轻松,只要控制好距离适时出招就行了。最后我用霞吊打了所有角色。从这点上说,《死或生6》是我在这次东京电玩展中玩得最爽的游戏。

左边这位玩家用的就是上文说的街机摇杆键盘一样的输入控制器。

以上这几款游戏是我在现场遇到就一定会想去试玩的游戏。

接下来是我在同事推荐之下试玩的游戏。

《Love plus》

这是同事的女朋友,所以我们入场后试玩的第一款游戏就是它。其实我也玩过不少恋爱类的 GalGame,但是 3D 而且还带动作的恋爱类游戏还是第一次玩。不得不说比以往玩过的纯 2D 静态的 GalGame 确实更具备沉静感。十多分钟试玩下来,感觉就好象真的跟游戏内的虚拟角色约会了一次一样,还有点怀念,哈哈。

排队见女朋友。可惜这是手机游戏,根本拍不到游戏画面。
《战场女武神》

这是商业游戏区里我试玩过的最让我眼前一亮的游戏,主要是在于两点。一是它的美术风格虽是二次元,但又和大多数二次元的画风不同。实际上它是水彩画风,让人感觉很清新。二是这个游戏将 FPS / TPS 与回合制的玩法结合得非常好。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玩法。不过后来听我们主策云海说,这种玩法在九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玩家正在用狙击步枪瞄准。这时候是 FPS 模式。
《莎木1&2》

印象中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听说过《莎木》了。当时感觉它的画面和配乐都非常惊艳。但说实话,这次试玩让我感觉有些许失望。首先在美术上建模和贴图都感觉有点粗糙,不像是这个时代的游戏,何况还是大作。其次游戏中也甚少有提示标识,只能靠跟 NPC 的对话以及到处瞎逛来寻找下一步的线索。其实缺少提示这一点倒也不一定是缺点,毕竟网游时代培养起来的什么都要提示的玩家习惯也算是被惯坏了。只是在短暂的15分钟试玩的场合下,缺乏提示就让我倍感着急抓瞎。

《莎木1&2》试玩区
猫将社的两款游戏

这两款是独立游戏区的作品,猫将社是他们团队的名字。这两款游戏的画风都是我很喜欢的——一款是水墨风,另一款是 Q 版。玩过水墨风的《最后的旅程》之后,我跟他们说,我最想做的就是这种能让人内心感到平静的游戏。

后来又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并交换了名片。他们团队只有五个人,并且全员都是美术。平常他们主要靠美术外包来维持团队的收入,业余有余力的时候做自己的游戏。由于全员都是美术,没有程序,所以他们还自己学着写程序,用 Shader Forge 做 Shader。真的很佩服他们。

说起来我们团队现在也才四人,并且全员都能写程序,但没有美术,感觉还真是互补。然而我们才刚刚上路,对方则已经创业八年并且还做出了两个成品,差距还是很大的。不过,即便像猫将社这样的团队,在八年间也依然要靠外包来维持团队收入。那么像我们这样的团队,恐怕就更要做好长年做外包,只能业余挤时间做自己想做的游戏的思想准备了。之前我想的还是太乐观了。

以上就是我在这次东京电玩展亲自试玩过的全部游戏。真想将它们全部入手啊。

遗憾

由于出展作品太多,时间又有限,这次参观东京电玩展还是留下了好些遗憾。

回家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铁拳》也有出展,可我在万代的展区内愣是没找到。当年小学时期玩 PS1 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两款游戏当中,一款是空战游戏,然而名字没记住(当时也不会英文),所以也就不确定是不是皇牌空战。另一款就是《铁拳》,如果我在展馆看见了的话,一定会排队试玩的。

大名鼎鼎的最终幻想系列也没试玩。这也是我从没玩过的大作。其实本来是可以试玩到的。只是我到了排队入口看到告示牌上写着“あと2人”,还以为意思是队伍里只有两个人在排队,也就是不用等多久。于是我便不紧不慢地拿起手机开始拍起照来。结果拍完照之后发现告示牌变成了“终止”,这才醒悟过来刚才的意思是再加两人就终止接受试玩。日语还是不过关啊!

《最终幻想》试玩区

最后,因为在商业游戏区逛得太久,所以就没有好好逛逛独立游戏区;而且逛到独立游戏区的时候已经非常疲惫了,最后就只玩了猫将社展位上的两款游戏。

不过这次东京电玩展之行还是很有收获的,唤起了我很多的游戏记忆,也唤起了我对游戏的那份喜爱。希望明年还能来参观。

最后转一张我在朋友圈看到的东京电玩展最后一天也就是玩家开放日的照片。都挤成沙丁鱼罐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